Load mobile navigation

巧克力與雨林共生 巴西亞馬孫河最北端亞諾馬米保護區靠它驅逐非法淘金

原住民保護區種下了數千棵可可樹苗,希望能取代非法采金礦帶來的收入。 照片來源:Rogério Assisi / ISA臉書

原住民保護區種下了數千棵可可樹苗,希望能取代非法采金礦帶來的收入。 照片來源:Rogério Assisi / ISA臉書

當地原住民領袖發表聲明,呼吁驅逐這些非法淘金客。 照片來源:Victor Moriyama/ISA臉書

當地原住民領袖發表聲明,呼吁驅逐這些非法淘金客。 照片來源:Victor Moriyama/ISA臉書

亞諾馬米原住民保護區內非法采礦鳥瞰圖。 照片來源:RogérioAssis/ISA臉書

亞諾馬米原住民保護區內非法采礦鳥瞰圖。 照片來源:RogérioAssis/ISA臉書

顧客很樂意購買高價的亞諾馬米巧克力,以彌補非法淘金造成的破壞。 圖片來源:ISA

顧客很樂意購買高價的亞諾馬米巧克力,以彌補非法淘金造成的破壞。 圖片來源:ISA

(神秘的地球uux.cn報道)據環境信息中心(林大利 審校):巴西最大的原住民保護區種下了數千棵可可樹苗,希望能取代非法采金礦帶來的收入。

對于葉卡瓦訥(Ye'kwana)原住民男性們來說,這些不到一公尺高的瘦小樹苗不僅是可可樹苗,更是遠離非法淘金暴力、污染和破壞的希望新芽。

「我們希望為小區而種,帶來收入,而且不破壞森林。 」提出這個想法的是39歲青年尤利奧. 葉卡納(Júlio Ye’kwana),同時也是葉卡瓦訥人Wanasseduume協會主席。

過去的兩年間,偏遠的亞諾馬米(Yanomami)原住民保護區的懷卡斯村(Waikás)和其他村莊附近種下了數千棵可可樹。 可可偏好在陰暗的環境生長,因此可將樹苗種在森林里。 這個想法來自亞馬遜其他地區運用可可樹經營混農林業的成功經驗。

村民們希望,在幾年內,這些樹木所結的金色可可果實能制成有機巧克力。 這個計劃由保護區的Wanasseduume和Hutukara原住民協會以及巴西非營利組織「Instituto Socioambiental(ISA)」合作。 雖然野心很大,但專家表示,這個計劃很有商業潛力。

亞諾馬米保護區位于巴西亞馬孫河的最北端,是巴西最大的原住民保護區,面積超過960萬公頃,但是這里的原始森林卻被近2萬名非法淘金客(當地人稱「garimpeiros」)所占據。

當地原住民領袖發表聲明呼吁驅逐這些非法淘金客,還被影星李奧納多. 迪卡皮歐分享到Instagram上。

但是巴西的極右派總統雅伊爾. 波索納洛(Jair Bolsonaro)稱,原住民向往白人社會的消費生活方式,更說亞諾馬米保護區對當地人口來說太大了,巴西原住民協會可能因種族主義發言提起訴訟。 「波索納洛說原住民很窮。 我們不窮。 這里沒人餓肚子。 」葉卡納說,「我們吃東西都是免費的。 」

《衛報》(The Guardian)受Hutukara協會的邀請采訪,該協會由原住民領袖、薩滿教徒達維. 卡波納瓦(Davi Kopenawa)創立。 他與攝影師克勞迪婭. 安多哈爾(Claudia Andujar)和非營利組織「生存國際(Survival International)」合作爭取創立了這個保護區。

這里兩個部落的五個村莊都參與了可可計劃,可可樹是當地原生樹種,人工種下了約3000株新苗來提高產量,預計到2021年底將達到7000株。 「一棵這樣的樹最多可結20個果實。 」現年33歲的艾美臣. 伊斯特瓦(Edmilson. Estevão)說,他在懷卡斯村(Waikás)長大,為Wanasseduume工作。

這里成熟的樹木是十多年前葉卡納種下的。 村民們說,他因為拒絕載非法淘金客到上游而被殺害。

暴力問題時常隨著非法淘金客而來。 衛報記者到訪第二天就親眼目睹衛生所外,兩名非法淘金客正用防水油布包裹一具男尸。 死者在上游非法采金營地塔圖桑(Tatuzão)被人稱為愛德華多(Eduardo),但是那里每個人都使用假名。 奮力搶救他仍無力回天的護士發現他的真名叫拉爾夫. 卡布拉爾(Ralf Cabral),才21歲,其他非法淘金客說他是開槍自殺的。

這里的衛生所是巴西政府設立,服務該村150名葉卡瓦訥人,但每年要處理數百起非法淘金客傷員,包括流產、瘧疾、蛇咬、四肢骨折、刀傷和槍傷。 「這里就像戰場。 」衛生所護士吉賽爾. 多內拉斯(Giselle Dornellas)說,他讓卡布拉爾多活了12個小時。

黃金誘人,可以買電視和電話,連村民小區中心都是用淘金賺的錢蓋的。

但是可可樹將提供村民另一種選擇,ISA協調員、人類學專家莫雷諾. 薩拉瓦(Moreno Saraiva)說:「我們正在努力建立另一個有希望的未來。 這需要五年的時間,但如果我們現在不開始,未來永遠不會有其他選擇。 」

可可樹計劃的靈感來自ISA的另一個計劃。 該計劃2016年起在亞諾馬米其他村莊生產食用菌菇。 理論上可可樹計劃是很合理的。 全世界上大多數可可豆產地在非洲,但是這種植物其實原產自亞馬遜地區,4000年前在南美馴化。 阿茲提克人用可可豆當錢。 還有一張1775年的西班牙地圖,稱亞諾馬米地區為「可可之地(Cacao Land)」。

「這里自古以來保有許多原生可可樹,」Atá研究所副總裁、食品研究員羅伯托. 塞梅拉迪(Roberto Smeraldi)說。 Atá研究所是巴西米其林名廚亞歷克斯. 阿塔拉(Alex Atala)所創立,他因善用亞馬遜食材而聞名。

塞梅拉迪聘請了亞馬遜地區的巧克力專家塞薩. 德. 門德斯(César de Mendes)執掌可可計劃,并和ISA及原住民協會合辦工作坊,指導村民加工可可種子制作巧克力,吸引許多民眾參加。

成熟的亞諾馬米可可樹果實用于試產,去年12月在圣保羅的一次活動上,1000個50克要價9.20英鎊的亞諾馬米巧克力迅速售罄。 德門德斯說,顧客很樂意為彌補非法淘金造成的破壞,而以高價購買,利潤分配給兩個原住民協會。

塞梅拉迪認為,亞諾馬米可可樹起源于與世隔絕的叢林,其特殊的遺傳特性對全世界可可產業具有吸引力。 可可業很容易受到氣候變遷和枯萎病的影響,三年前巴伊亞州(Bahia)的可可園就因蔟葉病而大受影響。 

根據研究與市場公司的報告,全球頂級巧克力市場每年以近10%的速度增長,主要來自對有機、深色和「干凈卷標」巧克力的需求。 如厄瓜多蓋丘亞(Kichwa)原住民自2007年起生產自己的有機Kallari巧克力,銷往世界各地。

但是波索納洛政府正在朝相反的方向前進,打算讓非法淘金客就地合法。

這個消息使威卡斯村民感到震驚。 65歲的愛德華多. 達席爾瓦(Eduardo da Silva)說:「如果波索納洛成功,那就是我們人民的終點。 」不過這個消息也加強了當地居民對可可樹計劃的支持。

「我們不是為自己,而是必須為下一代這么做。 」現年45歲的費利佩. 吉梅內斯(Felipe Gimenes)說,他是村里學校的教師和前任校長。 他在自己的土地上種了200多棵可可樹苗,「這是我們的機會。 」吉梅內斯說。

本文轉載自「環境信息中心」網站,內容由許多專家學者及民間環團,提供國內外環境教育與環保信息;主題涵蓋全球變遷、溫室氣體控制、環保生活、環境污染防治、生態保育、能源節約與能源效率、綠建筑等各面向。 期許能替沒有選票的山林、濕地、海洋、土地發聲。




歡迎關注微信公眾號“環球趣視頻”
上一篇 下一篇 TAG: 巴西 巧克力 雨林
黑梅方 下载 福州麻将怎么玩 2020欧冠8强 白城麻将吉祥棋牌下 韩国快乐8不开了吗 钱龙捕鱼漏洞技巧 大数据概念股票一览 豪利棋牌每天送救济金 3d最新对应码表 二维码股票微信散户 熊猫棋牌游戏官网下载 吉利平特平肖平码论坛 怎样分析股票k线图 多乐彩11选开奖结果 手机捕鱼赚钱 血战到底麻将技巧图解 微信打字赚钱平台3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