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50萬年前古人類已在江西獵殺巨獸

考古學者在安義縣潦河附近多次發現舊石器時代的打制石器

考古學者在安義縣潦河附近多次發現舊石器時代的打制石器

保留有較厚的自然堆積的洞穴

保留有較厚的自然堆積的洞穴

(神秘的地球uux.cn報道)據中國江西網-江南都市報(彭適凡 江南都市報全媒體記者 李巧):江西這塊土地上,什么時候開始有了人類活動?是否也經歷過舊石器時代、中石器時代再到新石器時代等歷史發展階段?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和中科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在瑞昌發現的舊石器時代古人類遺址,證明至少在10萬年前,就有古人類在江西活動。

實際上,早在1962年,中科院古脊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就在樂平的一處山洞里發現了“大熊貓-劍齒象動物群”化石,同時還出土數件石片石器。從那時起,江西古人類考古的序幕就已徐徐拉開。

追溯遠古人類足跡

樂平

約50萬年前:涌山附近的原始人已能獵殺巨獸

涌山巖洞位于樂平市涌山鎮涌山村的涌山山腰上,山腳下是樂平至涌山的公路。1962年11月,中科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在當地考古人員的協助下,對涌山巖洞進行考察,發現了原始人使用的工具——打制石器及動物骨齒化石,其中石器有明顯的人工打擊痕跡,經專家賈蘭坡鑒定,均屬“大熊貓-劍齒象動物群”等動物化石和舊石器時代的石片。

2011年,由省內外有關機構組成的“涌山舊石器遺址古人類洞窟群的史前情境”專家考察組,再次對該洞及周邊的舊石器古人類古陶瓷遺址進行綜合考察。專家們一致認為,樂平涌山巖洞遺址為舊石器時代中晚期洞穴遺址,距今50萬至10萬年。

安義·新余

或在40萬年前:原始人學會用石器剝獸皮

1988年12月,安義縣食品廠工人胡賢鋼在城郊采集到一件疑為石器的石塊,隨即自費乘車赴京前往中科院請求專家鑒定。經鑒定后,被確認為人工制品。

根據這一線索,中科院古脊椎與古人類所派員與江西文物考古研究所(現江西文物考古研究院)聯合組成野外考察隊,在安義縣開展調查。隨后,在安義城郊潦河北岸附近發現了樟靈崗、鳳凰山和上徐村三處舊石器地點,共獲刮削器、砍砸器類石制品計40件。此后,聯合野外考察隊又在新余市郊的袁河岸邊發現龔家山、打鼓嶺兩處舊石器地點,采集各類制品達49件。

“遠古人類就是用石制的刮削器來剝制獸皮、切剔筋肉的。”省博物館名譽館長、中國考古學會理事彭適凡介紹,石制刮削器是一種多功能工具,在安義、新余舊石器石制品中占的比例最大,有力地證明了安義、新余舊石器大多是與狩獵生活方式有關的工具,反映這些遠古人類主要從事的經濟活動應是狩獵業,兼做一些采集活動。

江西師范大學歷史文化與旅游學院博物館系主任曹柯平從多角度考證,認為安義、新余舊石器遺址的年代應相當于舊石器中期,絕對年代為距今40萬至20萬年。

省博物館黨委書記、省考古學會理事長徐長青則表示:“安義潦河三級階地多次發現打制石器,使得安義、奉新、靖安一帶的潦河流域成為未來江西尋找遠古人類及遺存的理想區域。”

萬年

約1.5萬年前:原始人在“吊桶環”建了個屠宰場

萬年縣位于江西東北部、樂安河下游、鄱陽湖東南岸。吊桶環遺址地處該縣大源鎮境內。吊桶環為一通透式巖棚,由巖石經長期水溶解的地質作用而形成,因其內頂弧似一木桶吊環,被俗稱為吊桶環。

20世紀90年代,由北大考古系、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以及其他考古專家、學者組成聯合考古隊,對萬年吊桶環遺址進行了兩次考古發掘,證明吊桶環遺址有著從舊石器時代晚期經中石器時代的過渡階段,再到新石器時代早期的典型洞穴遺存。

彭適凡介紹,據考古專家鑒定,吊桶環遺址應為仙人洞居民狩獵的臨時性營地和屠宰場,時代在距今2萬至1.5萬年的舊石器時代末期及距今1.4萬至0.9萬年的新石器時代早期。出土遺物有625件石器、318件骨器、26件穿孔蚌器、516件原始陶片、20余片人骨和數以萬計的獸骨殘片。

“這樣完整的地層序列,不僅在江西,就是從全國范圍來說也是不多見的。”彭適凡認為,萬年吊桶環遺址對于探索江西原始人類的演化歷程,無疑有著極其重要的意義。因此,吊桶環和仙人洞遺址,一并被評為1995年度“全國十大考古發現”。

1萬年前:原始人已經開始人工種植水稻

在贛東北的萬年縣大源盆地小河山腳下,有一個石灰巖溶洞,名為“仙人洞”。彭適凡介紹,它與吊桶環遺址同處于一個地理單元。20世紀60年代的兩次考古試掘,特別是20世紀90年代聯合考古隊的兩次科學發掘和多學科的綜合研究,證明在遙遠的中石器時代,這里確曾有人居住生活過,是一處遠古人類的天然棲息之所。

從“仙人洞”下層文化出土的人工遺物分析,石器中已出現大型石器,也有部分小型的石片石器,即有大型石器與小型石器和蚌器等,如骨錐、角鏟和小蚌殼穿孔器等。另外,“仙人洞”遺址還發現有豐富的野生稻植硅石和栽培稻植硅石。

考古專家分析,在距今1萬年前,原始人已經開始人工種植水稻,同時采集野生稻;在距今7500年左右的地層中發現的水稻植硅石,已經是栽培稻。這也是世界上目前所發現的年代最早的栽培稻遺存,將浙江河姆渡發現的中國稻作歷史一下子提前了近5000年。

江西曾有劍齒象等巨獸

記者了解到,距今約50萬至10萬年的樂平涌山巖洞遺址,發現有箭豬、黑鼠、劍齒象、水牛、羊科、水鹿等哺乳動物化石。其中,劍齒象如今已經滅絕。

距今2萬至1.5萬年的吊桶環遺址下層,出土有大量獸骨化石。經初步鑒定,有水鹿、梅花鹿、赤鹿、小鹿、麝、鬣狗、野豬、牛、大熊貓、小靈貓、大靈貓、貉、熊、鼬鼠、獐、水獺、獗猴、兔、羊、龜及雞、鴨等,其中以鹿科動物為最多,同屬“大熊貓-劍齒象動物群”。

贛地原始人工具多樣化

舊石器時代發展到新石器時代,由于人類進化發展步伐加快,單純的狩獵與采摘已難以滿足生活需求,拓展食物來源已是必需,開墾、種植等人類史上的初級農業活動由此而產生。

彭適凡告訴記者,舊石器時代的萬年吊桶環、“仙人洞”原始人,已經開始對河蚌進行直接加工,并制作成“穿孔蚌器”(又名蚌輊)。這些蚌制品利用蚌殼長而薄的邊緣作刃緣,有明顯屬于人類有意識加工打制、磨制及鉆孔等痕跡。蚌輊除收割稻穗外,還能收割瓜果和各類藤、苗作物以及其他谷類作物。

另外,這里的原始人除打制石器外,還學會利用鹿角加工制作“骨角器”(即在骨角下端刮削出雙面刃),表明當時的原始先民已經掌握骨、角材料的特性,使用了一種不同于石器制造方法的特殊工藝。

相關報道:10萬年前瑞昌就有遠古人類活動 考古專家在當地發現舊石器時代石器 均有刃 可劈砍和錘砸

(神秘的地球uux.cn報道)據中國江西網-江南都市報(江南都市報全媒體記者 李巧):近日,由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和中國科學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組成的九江地區聯合考古隊,在瑞昌市發現10余件舊石器時代的石器。其中,新發現的數件石器表面,有明顯的人工打擊痕跡和紅土印痕。

“從石器埋藏地層可以初步推斷,古人類在瑞昌活動的時間至少可以追溯至距今10萬年左右。”中國科學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副研究員李浩介紹,這證明在約10萬年前的舊石器時代,瑞昌北部和西南部地區已有古人類活動。

瑞昌遠古人類已學會制作石制“砍砸器”

2019年底,由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和中國科學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組成的九江地區聯合考古隊,來到瑞昌開展野外調查活動。

考古隊來到瑞昌碼頭鎮吳家灣附近,勘查一處由工業園建設取土形成的剖面。在距地表約5米深的地層中,考古隊員發現4件打制石器,其中含1件石核和3件石片,均為脈石英原料。復查中,在同一深度的位置又發現3件脈石英石片及多件碎屑。同時,在范鎮上王口村,因取土而成的臺地下方地表處,考古隊采集到多件石制品,均為石核,尺寸較大,器表有明顯的人工打擊痕跡和紅土印痕。

考古專家告訴記者,聯合考古隊發掘的石核、石片等打制石器,均為舊石器時代古人類使用的石制“砍砸器”——通常采用直接錘擊法對石塊進行單向或雙向加工,形成厚且鈍的有刃石器。像這種具有大、厚、重特點的石器,一般用作劈砍、錘砸工具使用。

這些原始的石器表明,遠古時就有人類活動在長江中下游南岸的江西北半部地區。在惡劣的生存環境中,他們借助石器與野生動物搏斗,頑強開創自己的生活園地。

瑞昌有人類活動歷史被推早至少10萬年

李浩介紹,瑞昌出土的10多件石器標本,證實了在遠古的舊石器時代,瑞昌北部和西南部地區已有古人類活動。下一步,考察隊計劃對遺址進行小規模試掘,以便更好地了解遺址文化面貌以及遠古祖先生產生活的細節。

瑞昌北靠長江,西南面山茂水豐,能為早期人類提供較好的棲身條件。此前,瑞昌發現的最早人類活動遺址,是新石器時代晚期至商周時期的范鎮良田寺遺址。當時,根據對所采集遺物的比較觀察,范鎮良田遺址發現的大部分石器為新石器時代晚期,距今約5000年。

經中國科學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專家初步鑒定,瑞昌碼頭鎮吳家灣、范鎮上王口村石器文明遺址,是距今約10萬年前的人類活動點。這些舊石器時代石制品的新發現,將江西瑞昌有人類活動的歷史前推至少10萬年。

瑞昌遠古人如何生活和生存還有待解密

記者了解到,新發現的石制品有的來自地層,有的來自階地的表面。因為這些地點暫未發現哺乳動物化石,目前,考古人員只能根據地貌、地層和石制品本身的性質,來判斷石器地點的時代。此外,聯合考古隊還在瑞昌市橫港、范鎮、高豐、桂林、橫立山等地,發現一些保留有較厚的自然堆積的洞穴。

“以前,因為礫石和石塊上沒有人工打擊的痕跡,不太引人注意。現在我們把這也作為一個研究內容。”李浩說。在瑞昌發現的兩個石器地點中,還有些是未加工的礫石和石塊。它們形狀各異,大小不一,巖性同為砂巖、脈石英和石英巖等。考古專家推測,這些礫石和石塊是經過人工作用搬運到石器地點的,但不排除自然作用。現在,考古人員把這也作為一個研究內容,用它們試驗制作石器,并與地點和遺址中的石制品做進一步比對。

據了解,中國科學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在發掘過程中,還將對測年樣本、浮選樣本、土壤微型態樣本以及DNA土壤樣本,進行專門的提取工作,并通過野外調查和電法物探、探地雷達等方式,了解周邊洞穴分布情況,盡可能搜集與古人活動和自然環境有關的信息,以解密當時古人類究竟是怎樣生活的。




歡迎關注微信公眾號“環球趣視頻”
上一篇 下一篇 TAG: 古人類
黑梅方 下载 辽宁快乐十一选五玩法 甘肃快3开奖结果 上海快三开奖最新 江西十一选五前三直遗漏 体彩排列5走势图带连线 江西快三官网 中国福利彩票上海天天彩选4 排列三跨度技巧 青海体彩十一选五结果查询 股权投资基金配资 昨日贵州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浙江快乐彩十一选五 广西快3攻略 海南环岛赛彩票直播 蓝筹权重股有哪些股票 南号风彩36选7开奖结果